当前位置:主页 > tp钱包安卓版 > 正文

TokenPocket钱包官网下载|灰度老闆官司缠身,会踏上SBF相同结局? | 动区动趋-最具影响力的区块链新闻媒体

SBF 倒下,另一位加密行业大佬露出自己的真面目。本文源自 Intelligencer 的文章《The Crypto World Has a New Villain》,由Bitpush编译、整理、撰稿。 (前情提要:比特币现货ETF市佔率》灰度GBTC从99.5%崩至47.9%!资金流出破111亿镁) (背景补充:比特币现货ETF「选择权」要来了?灰度再敦促SEC尽快通过)

Eric Asquith 向我透露:「直到 2022 年 11 月 16 日那天,我才了解到 Barry Silbert 的真面目以及与他相关的所有资讯。」 就在那天,他确信自己全家辛苦攒下的 105 万美元积蓄已经化为乌有。

Asquith 一直自诩为稳健的加密货币投资者。他刻意避开了比特币或其他大热的山寨币,转而选择在年初时,逐步将自己的资金转换为 GUSD—— 这种他认为如同现金般可靠的数位货币。GUSD 由知名加密货币交易所 Gemini 发行,每个代币都有美元和资产支援,这也使得 Asquith 对这家交易所产生了特别的信任。

而 Gemini 的广告宣传词 「远离加密货币的混乱(Crypto Without Chaos)」 和 「革命需要规则(The Revolution Needs Rules)」 也深深打动了他,与他一贯的投资理念不谋而合。为了资金安全,Asquith 没有贸然进行交易,而是选择了 Gemini 的 Earn 帐户来存放这笔鉅款。

这是一个类似于储蓄帐户的专案,年利率高达 5.5%,远超同期银行利率。和 Asquith 一样,选择 Earn 专案的投资者众多,其中不乏有将毕生积蓄投入其中的老奶奶,也有正攒钱準备接受手术的人。

但是,加密货币世界充斥着层层包装的把戏 —— 钱包的标识是一串长长的程式码,而非使用者的姓名;公司可以悄无声息地出现,又无声无息地消失。Asquith 未曾完全意识到的是,他的资金其实早已不在 Gemini 的控制之下。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笔钱似乎是被 Barry Silbert 掌管的加密公司 Genesis 接管了,但事实远比这複杂。

一些濒临崩盘的对沖基金,如 Three Arrows Capital 和 Sam Bankman-Fried 的个人基金 Alameda Research,都在暗中向 Silbert 的公司借款。

就这样,Asquith 和其他成千上万人的资金被 SBF 等人用于押注那些涨势最猛、波动性最大的代币。Earn 帐户就像一个巨大的漏斗,将那些对加密货币最为谨慎的储蓄者的资金,源源不断地输送到市场上最冒险的投机者手中。结局不言而喻,Silbert 的 Genesis 公司,如同行业内的许多其他参与者一样,最终走向了破产的境地。2023 年 1 月 18 日,一个独立于公司所有者控制的特别委员会正式将 Genesis 公司推向了破产程式。

Asquith 深知,他的资金因 Winklevoss 兄弟、Silbert 和 SBF 等加密大佬的短视决策而化为乌有,而这不过是加密帝国覆灭的冰山一角。在加密货币的世界里,这样的把戏早已屡见不鲜。整个 2023 年,关于 Earn 专案使用者赔偿方案的谈判屡次破裂,Silbert 的 Digital Currency Group 与债权人之间互相推诿,指责不断。

然而,局势在 11 月发生了戏剧性的转变。Bankman-Fried 被判犯有七项欺诈和共谋罪名,这无疑给整个加密货币市场投下了一颗重磅炸弹。同时,市场逐渐回暖,比特币价格也即将再次翻番,屡创新高,展现出顽强的生命力。

破产案向来都是棘手複杂的法律事务,债权人能拿回的赔偿往往只是所欠金额的一小部分。然而,今年 2 月,受害者们 —— 即 Silbert 已破产的加密货币借贷平台的客户们,与 Winklevoss 兄弟和监管机构达成了一项令人振奋的协议:全额偿还所有使用者损失。

2024 年加密货币市场的牛市行情使得全额偿还变得更加切实可行。这意味着 Earn 专案的客户们不仅能拿回他们当初投资的本金,还能获得以当前市价计算的更高额的收益。

举个例子,一位当初投入 1 个比特币的使用者,现在不会只得到 Genesis 破产时价值 2 万美元的赔偿,而是会拿回 1 个完整的比特币 —— 要知道,与事发时相比,比特币市价已经翻了三倍以上。在宣布这一新解决方案的听证会上,Earn 专案的受害者们在 Telegram 聊天室里欢呼雀跃。「天哪,我终于能买房了!真是太好了!」 其中一位兴奋地表示。「我都要感动哭了,」 另一个人感慨道。

这起事件的意外反转,让它有可能成为加密货币领域中的里程碑案例。与 FTX 等公司仅返还少量美元的破产处理方式不同,此案的赔偿方式显得格外引人注目。

然而,Silbert 的介入让事情变得複杂。原本对他一无所知的 Earn 专案受害者们很快发现,他的成功之路竟是通过钻研破产製度的漏洞实现的。自 2 月份以来,这位亿万富翁一直在利用有争议的破产法解释,阻挠 Asquith 和其他受害者获得基于当前市场价格的更高赔付,显然,他更愿意将这笔钱据为己有。

对此,DCG 公司发言人坚决表示:“DCG 无法支援任何剥夺其公司治理权且违反美国破产法的计画。” 这起案件不仅关乎金钱赔偿,更对加密货币行业的未来监管与规範提出了严峻挑战。

受害者们将 Silbert 的举动戏称为 「Barry 交易」,暗指他若成功,那原本应返还给受害者的 10 亿美金,将被他收入囊中。至少,Silbert 可能会竭尽全力大幅推迟返还给 Earn 专案客户资金的时间节点。

Asquith 一直怀揣希望,希望能拿回自己的钱,但 Silbert 在整件事情中扮演的角色却让他感到困惑不已。「考虑到 Barry Silbert 在破产方面的专业知识,以及他对破产程式的了解和他最终能获得的利益,许多人猜测他是故意让 Genesis 破产的。」 Asquith 如是说道。

然而,DCG 的一位发言人却坚决否认:「既不是 DCG,也不是 Barry Silbert,更没有其任何员工参与了破产申请的决策。」 那么, Silbert 究竟是在操控资金流向自己控制的公司,还是如他在法庭上辩称的那样,他是一位被行业中的骗子矇蔽双眼的善意高管?而这些骗子现在要么身陷囹圄,要么躲藏无蹤。

Silbert 发迹史

Silbert 在华盛顿特区附近的马里兰州盖瑟斯堡长大。大约在他 10 岁那年,父亲因主动脉瘤导致心脏骤停而离世,这场家庭悲剧促使他早早担起养家的重任。据他的母亲向彭博社透露,还在读高中的 Silbert 便考取了交易员和股票经纪人的资格证书,之后更是踏入了华尔街知名投行 Bear Stearn 和 Smith Barney 的大门。

然而,真正让 Silbert 深刻领悟破产制度及其潜在巨大利润空间的,是在他商学院毕业后的工作经历。在为规模较小的投资银行 Houlihan Lokey 工作期间,他负责处理安然和 WorldCom 等破产公司的光纤电缆和管道出售事宜。这两家公司曾是 1990 年代和 2000 年代初美国最大的会计丑闻主角。后来,他在国会坦言,正是那段经历点燃了他创立自己公司 SecondMarket 的激情与决心。

当公司陷入破产境地时,其资产往往会成为竞争利益相关方的争夺焦点,这些利益相关方通常是借钱给公司并要求偿还的债权人。这些资产的风险往往远高于股票或债券,部分原因在于破产程式可能旷日持久,需要数年时间。在 Silbert 眼中,他的新公司就像是一个为破产债权和其他难以出售股票提供交易机会的 「eBay」—— 虽然它的规模和影响力无法与纽约证券交易所相提并论,但却为市场提供了一个远比现有选择更为便捷的交易平台。

Silbert 的新创公司位于曼哈顿市中心一个 400 平方英尺的办公室内,规模虽小,却充满活力。儘管员工人数不多,职责也时有重叠,但每个人都对公司怀有深厚的归属感。Adam Oliveri,作为 Silbert 早期聘请的员工之一,刚从本科经济学专业毕业,他回忆道:「那时作为年轻人,我对工作充满激情。有时觉得方法不对,我就会直接找 Barry 讨论,甚至站在办公桌上发表演讲,探讨如何改进。」 几年后,Silbert 发现了一个极具潜力的市场:在 Facebook 上市前为其股票寻找买家。

马克・马克祖克柏的员工希望出售手中价值不斐的股票,而 Silbert 的公司几乎垄断了这一交易市场。这一业务不仅吸引了众多目光,还为他带来了丰厚的利润,甚至让他登上了彭博社市场杂誌的封面。

2015 年,Silbert 将 SecondMarket 成功出售给纳斯达克,但他并未止步,而是将目光投向了比特币这一新兴领域。早在 2012 年,他便开始为信託基金收购比特币,为投资者提供参与这一新兴市场的机会。为了支援比特币的早期布道者 Charlie Shrem 创办 BitInstant 交易所,Silbert 曾冒险与 Winklevoss 兄弟进行资金争夺,但最终未能如愿。

Shrem 后来因涉及洗钱案而锒铛入狱。据记者 Nathanial Popper 在《数位黄金:比特币和区块链的兴衰》一书中的描述,Silbert 甚至曾致电摩根大通老总 Jamie Dimon,试图说服他比特币是未来的货币,但未能成功。儘管如此,Shrem 在 3 月份的Podcast中表示,Silbert 的努力让许多风险投资公司真正认可了比特币作为一种投资和资产类别的潜力。

Silbert 创办的比特币基金后来更名为灰度比特币信託(Grayscale Bitcoin Trust),并迅速在市场上取得巨大成功。当时,市场上鲜有类似产品,该信託允许投资者在公开市场通过股票程式码交易,打通了他们购买比特币的路径 —— 尤其是对于那些不想注册加密货币交易所的投资者来说。儘管有金融记者 Felix Salmon 质疑其 「不是个好主意」,但该基金确实带来了丰厚的利润。当时,投资者在买入和卖出基金份额时,需要向 DCG 支付 2% 和 1.5% 的费用,这也为 DCG 带来了可观的收入。

随着时间的推移,该基金规模不断壮大。到 2019 年底,它持有的比特币价值已达 18.7 亿美金;而在第二年,其规模更是增长了近十倍,达到惊人的 177 亿美金。不久之后,这一数位又再次翻番。

Silbert 的财富源源不断流入,而他的资金也似乎流向了加密领域的各个角落。通过 DCG,他投资了全球知名的交易所 Coinbase、硬体钱包製造商 Ledger 以及市值数十亿美金的山寨币 Ripple。此外,他还收购了新闻媒体 CoinDesk,并创立了 Genesis 涉足机构借贷业务,借鉴华尔街的运营模式。Genesis 就像一个对冲基金,从像 Asquith 这样的投资者那里获取资金(虽然不是直接借贷),然后进行高风险交易。据知情人士透露,在市场繁荣时期,Genesis 曾是 DCG 的主要盈利来源之一。

儘管 Silbert 在加密领域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但他并不像 Bankman-Fried 那样在 2020 年因独特的造型和名人朋友圈而成为行业的焦点。人们更多熟悉的是他背后的公司网路,而非他本人。2021 年,Genesis 与 Winklevoss 兄弟的交易所合作推出了 Earn 专案,这一举措为 Silbert 的公司」 借来」 了约 10 亿美金的加密货币。

然而,儘管该专案在疫情期间的加密货币泡沫中经历了爆炸式增长,却最终却成为了 Silbert 作为加密行业大佬的最大威胁。

面临一系列法律挑战

自去年 1 月以来,Silbert 的公司面临了一系列法律挑战。债权人如 Asquith 在纽约的破产法庭上积极争取权益,力图挽回损失。

10 月 19 日,纽约州总检察长 Letitia James 更是提起诉讼,指控 DCG、Genesis、Genesis 的执行长、Silbert 以及 Winklevoss 兄弟的交易所 Gemini 涉嫌欺诈客户。指控中特别指出,2022 年春季,在 Genesis 的客户 Three Arrows Capital 倒闭后,DCG 为了掩盖其资产负债表上的漏洞,开出了一张虚假的 11 亿美元的承诺票据。

该诉讼详细揭示了一个複杂的欺诈计划:Winklevoss 兄弟的 Gemini 被指诱导投资者将资金投入风险较高的产品,而 Silbert 的 DCG 及其子公司则利用这些资金进行高风险交易。

一位前僱员表示:「先不管 Gemini 做了什么或没做什么,Genesis 在保护客户资产和遵守最佳实践方面的疏忽都更为严重。」 此外,据该人士透露,公司存在的问题还包括未能筛查列入财政部黑名单的客户,这一指控得到了纽约金融服务局于 1 月份提起的另一项诉讼的支援。

总检察长和监管机构的诉讼仍在进行中,DCG 和 Silbert 坚决否认任何不当行为。DCG 甚至声称其承诺性票据并非欺诈,并表示有意兑现。

双方都在努力撤销各自的指控。无论州法院的判决结果如何,Silbert 对 Earn 专案客户 —— 那些最初是出于信任才将资金借给他的受害者,採取了迄今为止最强硬的姿态。自 2 月份以来,他一直使用一个看似不寻常的论据来进行辩驳。DCG 辩称,根据破产法,很多原本借给 Genesis 加密货币的人无法按照当前的加密货币市场价格获得赔偿。这意味着对于当时借出比特币和其他许多代币的受害者来说,损失可能高达数百甚至数千倍。

Silbert 的法律逻辑基于这样一个事实:破产法设定了一个特定日期,用以评估受害者债权的美元价值。对于 Genesis 来说,这个日期恰好是市场低谷时期。DCG 的律师 Jeffrey D. Saferstein 在一次听证会上向法官表示:「尊敬的法官阁下,我可以向您保证,如果比特币今天的市场价格是 1 万美元,受害者们的论点就会完全不同。」

上个月,在宣布 11 亿美元和解协议的听证会上,DCG 的律师甚至进一步主张法官无权批准该协议,这一举动激怒了受害者。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债权人告诉我:「我在加密货币领域待了很久,之前我一直把 Silbert 视为偶像,但经历了这一切之后,我真的无法再忍受他了。」

3 月 18 日,Sean H. Lane 法官在法庭上听取了结案陈词。各方律师代表债权人、Genesis 和 Gemini,纷纷阐述了为何应驳回 Silbert 论点的理由。儘管辩论中涉及众多技术性细节,但核心焦点在于比特币这一特殊资产的属性,它如同珍稀的棒球卡一般。

Genesis 的律师 Brian Rosen 在听证会上举例道:「假设一位债权人拥有一张罕见的 Honus Wagner 球星卡,那么他应有权获得整张完整的球星卡,而非卡片的一部分。」 巧合的是,Genesis 现在站在了 Silbert 和 DCG 的对立面,支援受害者的主张。

然而, DCG 律师团中的 Jessica Liou 将受害者的论点斥为缺乏破产法庭规则支援的 「弗兰肯斯坦式理论(译者注:弗兰肯斯坦式理论是指东拼西凑、不伦不类的理论)」。

她表示:「我明白这对法院来说是一个艰难的决定,因为担心会影响到 Genesis 案中的债权人。但有时候,法院确实需要做出艰难抉择。」DCG 的其他律师则警告称,若法官判决支援受害者,该判决可能会被上诉并 「撤销」,这可能导致支付时间进一步推迟数月之久。

即便法官最终站在 Silbert 一方,他也可能会因为这笔资金而承担一定的责任。若他和 DCG 无法摆脱总检察长的诉讼,州政府可能会将这笔钱作为赔偿予以没收 —— 这也是 DCG 和 Silbert 极力避免的结果。然而,如果 Silbert 最终胜诉,他将能够阻止总检察长办公室代表 Earn 专案客户收取这笔资金,进而将其留在自己的掌控之中。

判决结果预计将在 4 月份揭晓。自和解协议宣布以来,由于 Silbert 的反对,受害者们已做好打持久战的準备。「一年前,当和解协议被提出的时候,所有人都欣喜若狂,」 Asquith 说道,「但现在,我只有在资金真正到帐后才会鬆下一口气。」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主页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nxguangbo.com